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感言 >> 文章正文
黑社会发展壮大谁之过?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赵学强律师  来源: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  阅读:

黑社会发展壮大谁之过?

近日从媒体上看到一篇题为《黑恶势力向律师行业延深值得注意》文章,中心内容是重庆在打黑除恶风暴中,个别律师出现问题,提出黑恶势力向律师行业延深巨大社会危害性,呼吁有关部门加大打击力度,规范律师行业,采取预防措施。作者撰文初衷是注意黑恶势力向律师群体的延伸,规范律师的执业行为。但在文章中不切实 际的夸大了律师的能量和影响及负面作用,对律师群体进行指责,影响了律师群体的形象,特撰文反驳。

    曾为涉嫌黑社会的公司企业服务,不等于为黑社会服务。文章指出因为律师是利用自己掌握的法律知识,寻找法律的漏洞,为黑社会服务。一个企业或公司是否属 于黑社会组织,律师是无法判定的,我国实行的无罪推定原则,是否构成组织黑社会组织罪或相关罪,必须是经法院审判后才能确定,未经判决前任何人也不能认定其是黑社会组织。律师为其提供的法律服务,谈不上是为黑社会服务。既然如此,指责律师为黑社会组织服务理由何在?客观上相当多的涉黑公司或企业的核心人 员,曾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受过国家、省市的表彰奖励,很多人都担任各级人大、政协委员职务,企业及负责人与各级权力机关政府机关和领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受聘担任公司企业法律顾问,提供法律服务是律师的主要业务之一,为公司企业及所有员工提供法律风险防控和依法辩护,也是法律顾问服务内容,谈不上律师与黑恶势力勾结。如果律师服务过的企业涉黑,便认为律师为其提供的法律服务是为黑社会服务,那么曾为这些企业给予重要扶持的各级党委政府及其领导,是否也与黑社会勾结?曾为涉黑企业和人员作过宣传报导的媒体人,是否也成为黑社会服务?

    文章引用重庆一位法律界人士透露语:有些律师可以帮犯罪人操作减轻犯罪情节、减少判刑期限和改变量刑罪名、缩短服刑期、保外就医等,这样的律师最受黑恶势力青睐,一些黑老大也藉此不用坐牢,或很快重出江湖。这 种说法是错误的。减刑、保外就医确实是服刑犯罪人重新获得自由的最有效途径,在一些司法人员的勾兑下,已成为服刑罪犯逃避打击重出江湖的主要手段。但 难度相当大,要通过监狱管理机关、检察院驻场检察室和监狱所在地的高级人民法院或中级人民法院严格审查决定,能操作的只能是监狱管理人员、驻场检察人员和监狱所在地的高级人民法院或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律师是无法操作的。事实上,监狱管理部门也不接待办理此类案件的律师,因此,律师极少涉入办理此类案件。减 轻犯罪情节、减少刑期和改变罪名,不是操作出来的,而是客观存在的,律师的作用只是发现并向法庭提出。根据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规定,律师只能为被告提供无罪、罪轻、减轻、免除四类辩护,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绝不是去指控证明被告有罪,否则,律师就失去存在的意义,刑事诉讼法确定的控辩审庭审制度失去存在 的基础,社会主义法治就不复存在。同样量刑也不是律师操作出来的,量刑是由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社会危害结果决定的。律师有权对量刑发表自己的意见。如果律师的意见被法庭采纳,其正常的法律结果当然是使犯罪人减轻犯罪情节、减少判刑期限和改变量刑罪名或者免受刑罚。这是成功的辩护,是民主法治成果的体现, 律师何罪之有?通过勾兑而使黑社会老大重罪轻判、逃避刑罚或重出江湖的不是律师,而是具有公权的司法人员和党政领导。

    涉嫌黑社会组织罪的被告人及所属企业,也是律师服务的对象。文章提到在人们的意识中,律师是维护社会稳定、帮助弱势群体的公平化身。律师不是公平正义的化身。按照律师法的规定,律师是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律师服务的对象是所有的社会群体,不是特定团体,更不是弱势群体。任何团体包括谓涉黑的企业单位公司都有获得法律帮助的权利。企业公司人员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不等于为其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是为坏人办事,是助纣为虐,不等于是黑社会成员,如同律师辩护不是为坏人说话一样。保护黑恶势力及其他犯罪人的辩护权,实质是尊重法治与宪政体制。

    文章说:“黑社会和律师勾结,当然也是有目的的,虽然律师不是国家公职人员,但是他们在和司法机关经常打交道中,形成了有很大的能量和影响力的群体。一些律师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自愿的和黑社会合作,利用自己的“能力”和“影响”,通过不正当甚至非法的手段,为黑社会解决法律上问题,扫清法律上的障碍,使黑社会迅速发展壮大。”文章作者一是夸大了律师的作用和影响,二是将黑社会发展 归结律师行为,三是将律师为涉黑企业服务认定为与黑社会勾结。上述观点是对律师行业和整体的抵毁,个别律师的问题不能代表律师整体,如同公检法司机关人员或党政机关人员参与或为涉黑组织和人员提供保护,不能说成黑社会与公检法司及党政机关勾结。黑社会的发展壮大是权力腐败的结果,黑社会是在保护伞的遮护下繁殖起来的。

    影响力是一个政治概念,也是一个法律概念。在政治概念中,是指权力影响力,是公权力派生的产物,是以法定权力为支柱的,是由社会和组织赋予领导者一定的地位、职务和权力而产生的影响力。是一种强制有决定和改变他人心理和行为的能力。具有服从、敬畏和敬重的属性。以他人的影响带有强迫性、不可抗拒性。作为法律概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增加了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罪名。将影响力提升为法律概念。规定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其近亲属以及其他与其关系密切的人,利用该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原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实施接受贿赂的,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处罚。可见无论是政治概念还是法律概念,影响力都是以权力为基础的,没有权力就没有影响力。律师是一个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群体,无任何政治权力可言,没有权力谈何影响?文章提出的律师已成为有影响力的群体,是无稽之谈。律师是无职无权靠知识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人员,在诉讼中,律师的意见只有被法官接受,才能实现服务目的,否则再有理也是纸上谈兵。律师的影响力,只能体现在业内律师群体的对其评价,或被社会认知程度,此影响力可能增加社会信用,增加案源,但根本不能决定司法机关对案件结果的判定。在刑事诉讼中,律师的权益得不到保障,为避免刑事风险。只能牺牲委托人利益,放弃法律赋予的调查取证权,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甚至包括全国知名律师,有几人未受到公检法工作人员(甚至代理检察员(书记员)、警员、看守员)刑事追究的要胁,有多少律师庭审当中被抓,被拘禁数月或数年后无罪释放,律师的一生毁之于司法机关不负责任的滥用职权行为之中。连自身权利都保护不了的律师,怎能谈得上有影响力,怎能以所谓的影响力为黑社会开脱罪责。

文章提出:不怕黑社会有暴力,就怕黑社会利用法 律来壮大。文章提出黑社会向律师延伸恐怕是当前黑社会发展的一个新动向,但危害却是巨大的,其理由是:因为律师是利用自己掌握的律师知识,寻找法律的漏 洞,为黑社会服务,因而外界很难发现他们违法。黑社会在律师的帮助下,让人看到它们的发展是在法律框架内发展,从而使黑社会逃避法律打击的能力变得更强。我国在刑事法律上采取的是罪行法定原则,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在民事法律上是法律师没有禁止的就是合法的原则。如果律师能帮助一个企业或组织在法律框架下进行经营和活动,会引导问题企业或组织向好的方向发展。这种经营是合法的,是有益的。能通过律师寻找的漏洞,促使法律的完善,正是发挥了律师的法律作 用。如广东某律师在一起黑社会案件的辩护中,提出了黑社会组织标准之一保护伞问题,催生了立法对黑社会标准的改变,将原规定中必须有保护伞标准删除,保证了打黑险恶斗争顺利开展。

在现实生活中,黑社会寻求保护依靠的对象绝不可能是律师,他们选择的是有能力为其保驾护航排忧解难为其戴上了红帽子”的各级领导机关及其领导。无论在平时或是出事后,首先想到和相信的不是律师,而是手握重权的领导。这些人平时是这些人的保护伞,出事后干扰办案,以权压法,徇情枉法,甚至为经济利益充当法律的掮客,干扰法律服务市场。

    黑社会发展和壮大,根本的原因是吏制的腐败,是权力的腐败。而不是法律的漏洞或律师利用法律漏洞使其壮大。应当说我国的法律经几十年不断的发展,基本能适应形势的发展需要。主要是执法问题,执法问题原因来自各级执法机关及司法人员,来自于少数台上道貌岸然,背后男盗女娼的领导干部。重庆乃至全国各地的黑 恶势力发展是长期形成的过程,其发展壮大原因,正如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不是他的妻子,就是他的母亲一样,每一个涉黑犯罪组织背后,都有一个保护伞,不是权力机关领导,就是司法工作人员。根据重庆晚报报道,重庆市市长王鸿举介绍:在打黑中,到目前为止,已查50多名司法干部涉黑,其中包括少数厅局级干部。但并没有提到律师成为黑社会成员,在已公布的判决和媒体报导中,并没有见到关于重庆律师被认定为黑社会成员并 被追究刑事责任。披露的律师大都涉及民事代理和执行代理中行贿问题,没有真正意义的黑社会组织犯罪。以上报导说明,黑社会不会向律师延伸,只能向党政机关领导阶层和司法工作人员渗透。对社会政治经济和发展具有巨大危害甚至关系社稷安危的是官吏腐败和司法腐败,这才是应引起党和国家及社会高度重视的问题。

    当然,律师队伍也不是一片净土,个别律师因涉嫌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但不能影响律师整体形象。文章提出的个别律师问题确实应引起律师及律协组织及司法行政机关注意。加强律师管理,规范律师执业行为,严格执行《法官法》、《律师法》中对法官和律师的禁止性规定,对违反者法院和司法行政机关必须追究惩处;要坚持 律师执业回避制度,凡是与涉案法院的法官有亲属关系或者其他利害关系的律师应当自行回避。要严格执行法官审理案件的回避制度,法官应主动回避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审理的当事人、代理律师。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主管部门,对于投诉举报,要及时立案调查,做到有诉必查,有查必果,违规必究。要严格掌握考核授予司法资 格的条件,建议取消授予资格规定,使司法考试成为获取律师执业资格唯一途径。事实上,被授予资格的相当部分人员是曾担任国家各级公检法机关的领导,他们才具备政治和法律上的影响力。此作法不仅干扰法律秩序,也严重干扰了律师的法律服务市场,与普通律师间形成不公平的竞争。

    律师成为有影响力的群体,在国家和社会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是律师及群体发展的追求目标。律师作用和受社会的尊重程度,反映出一个国家民主和法治发展水平。岳成律师事务所会议室的对联写的非常深刻:“律师是民主的产物,律师是法治的产物,没有法治哪来的律师;律师是民主的象征,律师是法治的象征,没有律师,哪来的民主与法治。律师兴,国家兴。”

赵学强律师,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律师协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学历,原北京岳成律师事务合伙人、刑事业务部部长。从事法律工作三十年,长期从事检察工作。承接全国重大、疑难刑事犯罪案件和死刑复核案件。

律所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13号院领地写字楼C703

    话:010-52086927   010-52086918

    真:010-52086919    手机:13901354017

电子邮箱:xueqiang_8888@sina.com    zxqlawfirm@sina.com  

    址:www.xqlawfirm.com              

 

附:重庆打黑查办职务犯罪案涉厅级干部10人政法干警29

重庆打黑查办职务犯罪案涉厅级干部10人政法干警29人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10-30
文强、彭长健案,侦查部门正在全力以赴查清案情,预计于11月移送审查起诉

29日,重庆市政府举行打黑除恶新闻通气会,发布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情况。

    新华网北京10月29日电 29日上午,重庆市政府举行打黑除恶新闻通气会,发布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情况。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余敏介绍说,根据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发现的职务犯罪线索,重庆市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职务犯罪案件47件52人,其中有21人直接收受了涉黑人员的贿赂,到目前已起诉5人。在这些职务犯罪案件中,涉及贪污贿赂犯罪案件44件49人,渎职侵权犯罪案件3件3人,涉及县处级以上要案20人,厅级干部10人,涉及政法干警29人,行政执法人员4名。目前大家关注的陈坤志、陈明亮、岳宁、岳村涉黑团伙案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将于11月上旬陆续提起公诉;文强、彭长健,侦查部门正在全力以赴查清案情,预计于11月移送审查起诉。

 

 

 

 

 

 

 

 

 

】【关闭窗口
365bet官网 世杯投注365 tv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毒品常识什么是麻果,K..
·检察院刑事案件管辖范围
·李某某强奸案无罪辩护成..
·我所担任房山周某等十二..
·商业贿赂及法律责任
·刑事申诉书--李某挪用公..
·王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
·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